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常看火影的少年们,几百集的大(tuo)制(ju)作(qing)孕育出无数有血有肉的角色们,即便是昙花一现,也能在我们心中留下永远不会忘却的印记。而说到最直观的一个问题,谁是火影世界中最帅/最漂亮的男人/女人呢?此话题一出,肯定会众说纷纭,舌战不灭。小编放出这个话题并非是想引战,而是抛砖引玉,让大家讨论起来而已。大家心目中肯定会有自己的No.1,认同这个排名也好,不认同也罢,只为博君一笑。

我们先放出男性篇(倾国倾城????),那些留在我们记忆深处的勇敢者们,肯定有你喜欢的他。

排名不分先后

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日向宁次

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日向宁次的美,便在那一双白眼,相较雏田的羞涩和可爱。宁次的这双眼,更多的是秀美和英气。他的眼,在没有遇到鸣人之前,是混沌而缺少焦距的,隐约在纯白的世界里滚动翻涌的,是压抑的忧伤和丝丝的绝望。

一切,都在遇到那个少年之后改变,是金色的阳光穿透零度的灰色天空,沉沦在那毕生渴求的轻柔的梦里。看你冰冷而空洞的眸里,那冰雪消融的绝美,释然后的宁次,便有一种轻捷超脱的气质,这是淡忘了仇恨的温润如水。 

在和鬼童丸的一战,护额散落,一头玄色的发,披散下来。诡秘的祖母绿的束缚在你的额头上描绘难以言喻的精致和凄美,这是分家永世的诅咒,尽管你已不再怨恨。这才发现,身死一搏的你。没有了中忍考试对于雏田的决绝和狠辣,没有了回天时的华美和高傲。

就这样,有些狼狈的战斗着,却因为守护的心愿和魄力,让此刻的你,描摹难以言绘的倾城。  倒在初夏淡淡的阳光里,你的面容笼罩在柔和的光晕里,天空坠落神的恩赐,小小的单薄的羽毛落在你苍白的手心,却再无握起的力量。你的眼里,有一种梦幻的色彩匍匐,曾经空洞的眼里,斑斓而温暖。诸神庇佑,在鹿丸的泪水中,听到你平安,于是我们得以再度看那含着温柔笑意的一双眼

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君麻吕

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柳之舞,椿之舞,唐松之舞,铁线花之舞,早蕨之舞。这个男人,以舞蹈般优美雍容的姿态战斗。小小的纯白色的幼蕾在风雨中飘摇,一朵开错的花,短暂的绚烂之后错误凋零的花。

他的发,同样是雪色的,配上血色的束发,暗红的眼影。营造了妖异惑人的美感。君麻吕,一直是我钟情的火影人物之一,纵使有人扼腕,有人笑他愚蠢,有人替他不值。但就是这样的君麻吕,痴痴的为大蛇丸而活,在他的眼里,大蛇丸就是神祗一般的存在,或是……信仰。在那个有着薄薄朝雾的朦胧的早晨,小小的君麻吕,作为竹取一族的幸存者,与那个书写他的男子相遇。一曲早蕨之舞,纯白色的花,染上血色,随风凋零,无人为他落泪。

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
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对于断的音容笑貌。更多的是在纲手公主温柔的回忆里明媚的微笑。断的发,是银色的,雪般的晶莹透彻。

昙花一现般的绝美,他的眼眸,深沉的水绿。  喜欢他倚在栏上淡笑的样子,仰视45角,英挺的眉宇间是坚定和执着的信念。喜欢他对纲手说他的理想,他的未来时。他无疑是具有远见卓识的智者,用幼妹的鲜血洗礼死亡的摄魂之歌,他不愿再失去他的珍爱。

他和纲手,本因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,但时代的轨迹谱了一曲曲挽歌,战火的硝烟吹散了幸福的前奏。凯旋之音的黎明,你的爱人虚弱的向你微笑。苍天鸣泣,琥珀般的大眼里涌现大滴大滴的露珠,混着瓢泼的大雨,散落。纵使医术超群,却也无回天之力,只是无望的不肯放手,直到那双绿水般的眼,永远的合上。

断的一生,昙花一现,短暂如昙花,美丽如昙花。

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羽高

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初识羽高,便不由惊艳,以为岸本的画风向来是热血粗犷的,却未曾想到,这样的不羁男人笔下,竟有羽高这样风华绝代的人物,纤弱的身形,秀美的脸庞。相信这样的他,其实更适合出现在少女漫画精致浪漫的玫瑰花海里,清浅的一笑,引来尖叫无数。

羽高seme的美,是略带中性的。飘逸的衣饰,美艳的忍术,琥珀般澄澈的眼里,倾泻出落寞和茫然。喜欢看他身形轻灵的躲避攻击,翻飞的衣摆在身后荡漾出无边的风韵,迎风,猎猎作响。那一刻,宛若谪仙。这样的羽高,背负着弑师之名的你,栗色柔滑的发丝之下,不知该是怎样深邃麻木的痛。

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
风波水门

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水门大人的摸样,初见并非是我喜欢的伪娘类型,只因那是热血的少年漫画里主角通常的形象。只是他,不同。他的身上,透着强者谦逊内敛的雅致,不带一丝戾气,一种发自内里的气魄,温柔而执着。柔软的金发,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辉光。

四代目火影,在村里拥有无人能及的才能以及人望的金发青年。自来也称他是美男子、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,生性温柔却意志坚定。被称为金色闪光的他,有一双盛夏的午后大海般湛蓝的眼,澄明而荡漾着粼粼的温柔的波光。看他从容而优雅的战斗。

守护这木叶的一方净土,在烽烟弥漫的战场上,他用自己的执念,退去了往昔的恬淡,此刻的他,好似一头寂静的狮子,透着无与伦比的气势,这是力量铸就的美丽,却因最本真的契机而圣洁无比,九尾妖艳的地狱之火里,你平静的伫立,那是献祭般的神圣,顿时折服于此刻你的美丽,那是不容玷污的人性最干净的倾城。

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白的美,是他温柔而卑微的奢望带来的悲剧般的宿命而铸就的。这是鸣人眼中比倾心的樱还要美丽的“姐姐”,这是一个比女子还要清秀的少年,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空灵。

只有这干净的,纯白的雪,才与之相配,纷纷扬扬的,自空中散落的,是你的泪么。  白是温柔的,千本划过凛冽的寒光,本应是勾魂的弧线,却因他的善良,黯淡了杀机。少年的心,只为桃地再不斩而跳跃。

真正讶然与他女子般的秀丽,是在与鸣人相遇的黎明。稀疏的阳光透过层叠的树叶流泻丝缕的光影。柔柔的洒落在你明丽的粉袖的褶皱里,留连在那素净的明眸皓齿间,清晨的朝露下,有栗色的麻雀,扑棱着翅,停在你的肩头,安逸而祥和,便瞬间有了让时间定格的渴望,就这样天荒地老。
 
  魔镜冰晶前,冰冷的白狐面具后,寒了心脏跃动的温度,此刻的你,是那个名叫桃地再不斩的叛忍的最犀利的武器。一次次的杀戮,可曾厌倦,可曾麻木?那为何在和鸣人说话时,眼里有那么一丝丝的幸福匍匐,带着令人心痛的满足。为何满手鲜血的你,会有如斯纯净的笑。  白,是他的一生的总结。

若用什么来形容这样的少年,当属月见草了,月出而生月落而灭

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
宇智波鼬

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鼬君是冷艳而危险的,这是我对鼬君的第一印象。古老的斗笠之下,精致的铃铛在木叶的拂晓摇曳古老悠远的音律,血轮眼,就这样妖异而魅惑的出现在我的眼前,血色在那双诡异的眼里辗转,是噬魂的幻术和濒临死亡的恐惧。

这是个要命的男人,带着罂粟起舞的沉沦的韵调,轻轻扬扬的奏这冥冥之音。  在佐助的记忆里,交叠出现的你,时而是那个温柔强大的哥哥,会无奈的弹自己弟弟的额,说一声佐助原谅我;时而是那个清冷月色下苦无滴下点滴亲人血的恶魔。 

就是这样的鼬,背负万人唾弃的罪名,在弟弟的怨恨中,在生命的日暮徘徊苟延,只是在等待为弟弟开眼的机会。湮没在木叶飘渺虚无的挽歌中的鼬,温柔如往昔的说一声,抱歉佐助。

细数《火影忍者》中那些倾国倾城的角色男性篇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